館藏書目查詢 > 書目資料
借閱次數 :

二十一世紀工作論:勞工被人工智慧取代,我們的工作、生活與社會將往哪裡去?會變得更糟或是更好?

  • 點閱:148
  • 評分:0
  • 評論:0
  • 引用:0
  • 轉寄:0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館藏
  • 簡介
  • 作者簡介
  • 推薦序文
  • 收藏(0)
  • 評論(0)
  • 評分(0)
  • 引用(0)

【導讀】文/劉瑞華(清華大學經濟系教授)
太陽花學運在二O一四年春天發生的時候,我所任教的大學因為有不少學生參與,所以校園的氣氛有很大的變化。經濟問題意外的成為學生課外活動的熱門話題,當時我因擔任經濟學系主任,經常受邀面對學生,試圖盡一分為人師應該「解惑」的責任。那些場合的聽眾有各種專業背景的學生,我看到的年輕面孔,有人興奮,有人焦慮,我知道我講的不會是他們要的答案。


我能講的是解釋問題為什麼發生,而學生想知道該怎麼做能排除問題。當我告訴學生:問題是世界趨勢無法避免,只能自己努力,最後給的答案是「好好念書」,可以想見他們多麼失望。念書當然是重要的,要看清問題的根源,理論分析與歷史經驗是正確政策的依據。不過,即使知道了原因,仍舊未必能提出解決問題的辦法,那可能還需要一些想像力和說服力。你現在正要看的這本書就是兼具知識與創意的著作。


台灣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年輕人遭遇的問題並不是特有的,平均薪資長期停滯、所得分配惡化、失業率攀升,這些問題隨著經濟全球化,成了全世界普遍的現象,很少地區能免於二OO九年的金融海嘯襲擊。我們政府的回應政策也沒有什麼特別,每個央行都在放寬貨幣數量,都在擴大政府支出。曾經被很多人譏諷的22K,其實就是本書中分析的薪資補貼政策。低薪問題無法解決,當然會找怪罪的對象,怪資本家、怪執政者、怪外在因素,從這本書可以看出來,台灣的反應和世界各國都差不多。


學運期間我向學生所說的原因,這本書解釋得更清楚,就是全球化與科技進步。難得的是本書作者依據經濟學的基本理論,用他那種不會被機器人取代的文字書寫方式表達,結合了他個人的親身經驗與歷史知識,真的做到深入淺出,是我近年來讀過的傑作。而且,作者懷著想為下個世代美好生活建言的熱情,所提出的建議應該是經濟學家認真思考的課題。


本書的內容處處可見經濟分析能夠幫助讀者了解現實問題,一開始就直接指出,現今的問題乃是人類社會努力追求效率並成功地創造經濟成長後的結果。雖然勞動的生產力有顯著的提高,但是資本在技術進步的幫助之下,生產力增加得更快。再加上,全球化促進資本與產品的流動,讓任何一個地區的勞動更容易被取代。換句話說,經濟學強調的「稀少性」問題逐漸被解決之際,勞動的「稀少性」也跟著被處理,以至於可以被取代的勞動只能拿到很低的薪資。


這個問題早在古典經濟學家建立經濟學這門學問時就被發現,而且經歷過工業革命的驗證,在十九世紀已經清楚呈現,資本變成機器,雖然可以提高勞動的生產力,但是除了補助勞動,也可以代替勞動。馬克思甚至看出經濟學主張的市場制度只會加大階級的差距,認為唯一的解決方法是政治革命。然而,二十世紀根據他的理論所進行的社會主義實驗卻沒有實現他的預言,結果是促進了二十世紀末至今的全球化經濟發展。


進入二十一世紀,這個世界又重複了世界大戰之前的經濟成長過程,也產生了類似的危機,而且規模更大。要看出全球化與經濟危機的關係,可以想一下一九二九年經濟大蕭條時的中國。南京的國民政府剛剛北伐成功,完成統一,處於近代史上難得的「黃金十年」。為什麼全世界陷入經濟大蕭條,中國卻能免於災難?簡單的理由就是當時中國還沒搭上全球化,國外市場與外來資本都不多,而且還不夠格加入金本位的貨幣制度,所以沒有受到影響。加入全球化是有代價的,不過絕大部分的歷史經驗顯示那是值得的。想想戰後的台灣,出口導向的經濟發展至少有半個世紀讓我們是全球化的勝利者。


經歷了二OO九年嚴重的全球經濟危機,各國政府的寬鬆貨幣政策將資本成本降低,產業界也在技術創新方面努力,加速本書所說的「數位革命」,結果是全世界的經濟景氣逐漸復甦,可是勞動薪資卻幾乎沒增加。換句話說,市場愈發達,技術愈進步,人愈沒事做,愈賺不到錢。而且威脅還會加重,機器會做的會愈來愈多。「機器讓自己變聰明的能力比人類強太多了。」書中這一句話特別讓我這種在大學教書多年的老師感慨良多。


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賺不到錢,資本家、創業家,以及那些身處有利環境的就業者,可以顯著的比其他人獲得更多的利益。這些人如果換個環境,生在其他社會,就未必如此。在這裡,本書作者提出了他的關鍵論點,他認為高生產力或高報酬的原因,雖然部分來自那些人的個人條件和努力,但更重要的是他們所處環境的社會資本。因此,他主張依據生產力的利益分配原則並不合理。


還有更不合理的事。好的環境不僅提供增加生產力的社會資本,還賦予公民們特有的權力,讓他們可以排除外人分享社會資本。因此,與高所得經濟同在的自由民主政治可能成為一種維持差距、阻礙均富的工具。書中雖然沒提到,不過,早在一九四二年,熊彼得就認為民主會是從資本主義走向社會主義的捷徑。資本主義的成長動力來自創新,創新是「創造性的毀壞」(creative destruction),當受到創新所毀壞的利益所及的人數愈多,民主的選擇就會是停止創新。


這本書的論點與熊彼得並不相同,在全球化的助力之下,科技創新不會被政治完全扼殺,而且政治還有其他施展的地方。更大的危機在於除了社會內部的階級對立與衝突之外,還有國家之間的差距導致排外、仇視。本書原文本出版於二O一六年九月,川普還未當選美國總統。現在看來,本書所擔心的問題已經在美國政治中成為現實。


怎麼辦呢?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也許不像狄更斯生活的年代,不過人類社會經歷的變化是類似的。本書的作者像是與馬克思同時代的社會改革者,雖然當時那些心懷理想卻無政治革命主張的言論被馬克思譏為「空想」,但在馬克思的革命已經不可行的年代,和平改革的理想也許更為實際。他提出的方法是改變工作的性質,以及改變報酬分配的原則。他的核心論點在於社會資本是生產力或創造獲利的來源,勞動的工作對社會資本的貢獻會間接實現在別人的生產力,因此報酬的分配不該只給那些高生產力的人,而應該分享給那些有助社會資本形成的人,讓他們得到鼓勵。


這並不是一套嚴謹的學術理論,讀者應該會有疑問,如何知道一個人的工作對社會資本有何貢獻?又該分多少利益呢?正因為這不是一本學術著作,這些問題應該留待學術界研究。只是,那要看這個世界有多重視當前的危機。所得分配問題惡化的衝擊下,各國的政治回應可能並不讓人樂觀。幸好,民主政治雖然不是完美的制度,卻像潘朵拉盒子一樣留住了希望。當更多的人觀念改變,學到歷史的教訓,就還有修正的機會。怎麼改變觀念?我的答案還是「好好念書」。先從這本書開始吧,我相信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摘錄自導讀]


 


內容簡介來源:

此功能為會員專屬功能請先登入
此功能為會員專屬功能請先登入
此功能為會員專屬功能請先登入
此功能為會員專屬功能請先登入


本文的引用網址: